【闳翔】壁咚

        林子闳是什么开始喜欢上连晨翔的呢?大概是从那次壁咚开始的吧!

       彼时Spexial成员增加到了十名,但参加那次音乐榜上榜节目的只有八人,明杰去当兵,evan回加拿大读书,Spexial发了第三张专辑《Love Killah》。去做宣传,少不了要有一些粉丝福利,大多时候的福利都是成员之间的互动加上与粉丝之间的互动。粉丝中有很多腐女存在,她们常常把偶像们配成一对,自然很乐意看到偶像之间有一些亲密动作。在节目开始以后,先是...

【苏誉/靖誉】

人物设定

萧景琰:少年离家,十三年后任梁城缉毒队队长,发现自己要抓的人是自己五哥萧景桓,也是自己爱的人,十分痛苦纠结,在一次大行动中出错致使萧景桓逃脱,后坚持正义,下定决心抓捕萧景桓.

梅长苏:萧景桓最信任的人,其真实身份是警方卧底,年少时全家惨死,他认为与萧家有关,改头换面之后潜到萧景桓身边,在相处过程中爱上萧景桓,但他极度理智,仍然待在萧景桓身边,与萧景桓周旋,一边调查当年的事,一边为警方提供消息.

萧景桓:对林家惨案知情,但并未参与其中,从父亲那里接手贩毒生意,听从母亲安排娶了妻子朱蓝瑾,得一子取名萧誉,十分宠爱儿子,对朱蓝瑾也很好,他与梅长苏有肉体关系,但他谁都不爱,最后与萧景琰...

【苏誉】执念

<四>

身体一日比一日透明,萧景桓越发觉得困倦,屋外的声音一直在持续,他不爽的睁开眼睛,飘出去,果然又是那青年来了。

“你不是答应过我,那件事完了以后,我们就一起回廊州吗?有我在几年不是问题。”

“当了十三年的梅长苏,我想以林殊的身份作为结局。”

“我不认识什么林殊,我只认识梅长苏,你知不知道冰续丹吃下去,两个月后谁也救不了你?还是说你本就打算追着他去了,你以为他会等着你吗?”

梅长苏的悲伤来得那样快,那青年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将一个药瓶抛给梅长苏,气呼呼的走了。

“蔺晨,对不起!”梅长苏垂着头。


萧景桓觉得自己有点转不过来,林殊?心里一阵抽痛,他到底...

【靖誉】

有时候对一个人的爱恋真是来得莫名其妙,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想

要占有他五哥的想法,这是背德的,是黑暗的,却又是甜蜜的,他越发不敢

亲近他五哥。


他终于有理由逼迫自己远离。


他控诉他对皇长兄见死不救,控诉他未将皇长兄遗言带给父皇;

他骂他心狠手辣,骂他虚伪至极;


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借口,深夜里的喘息暴露了这一切;

每次靠近都想把人紧紧抱在怀里,那人对自己那点微薄的善意却仅仅是因为

自己没有威胁;


哼!真的没有威胁吗?

既然五哥不能爱我,那就恨我吧!

至少这样我能占据你心里的一隅。...


这一幕真是越看越色气啊!!!!!

【蔺誉】最怕的是

如果你长时间关注一个人,那么你很容易爱上那个人,这句话一点没错。


这些年蔺晨一直帮梅长注意金陵的动向,而这誉王就是重点关注对象之一。

誉王奉皇命巡视江左,还未到江左,就有人闯到了他们船上。

“说,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被用刀指着的人却丝毫不见慌乱,一脸不正经,嬉皮笑脸的说:“哎呀,兄弟,有话好说,不要动刀嘛,容易伤到人!”

护卫将刀又抵近了一寸,“快说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“哎呀,都说了会伤到人的,我只是来找你家主子而已!”

被外面的声音吵到的萧景桓一脸不悦的走出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护卫收刀抱拳,“启禀殿下,此人不知何时混到船上的,说是找您的!”

萧景桓打量着...

【苏誉】执念

<三>

那蔺晨有事离开了苏宅,小飞流立马回到了他苏哥哥身边,本来脸上挂着委屈的表情,却看到他苏哥哥身边多了个人,还是坏人,瞬间换上了戒备的表情,梅长苏奇怪飞流怎么戒备地瞪着他…….身旁?可他身旁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。“飞流,怎么了?”萧景桓将食指放在嘴唇前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,示意他不要告诉梅长苏,飞流疑惑地皱着眉头,苏哥哥好像看不到他,他似乎也没什么敌意,歪着头想了想还是朝梅长苏摇了摇头,放下戒备,将视线移向桌上的点心,“苏哥哥!”梅长苏也不在意,将点心推到飞流面前,露出宠溺的浅笑,“拿去吃吧。”


飞流高兴的拿着点心吃起来,完全无视了萧景桓。萧景桓想不到还有人能看...

【苏誉】执念

 <二>

画面一转将萧景桓从冰寒之中拽了出来,萧景桓恍惚了一阵,发现自己坐在梅长苏对面,萧景宣拿着玉牌,说着什么他听不清,他的全部身心都放在梅长苏身上了,这是他与梅长苏的第一次见面,他来看霓凰郡主比武招亲,自己与太子一同前来示好,看到他的第一眼,真觉得此人不该在凡世,果然不负琅琊榜首之名。当他去见梅长苏,向他请教之时,梅长苏竟真的帮了他,且思虑长远,花了好久才让自己没有将欣喜之情表现得太过,那时自己还想能得到苏先生青睐的果然是自己,萧景宣那个草包怎么争得过自己,呵…….萧景桓苦笑,一切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。


如自己记忆中一样,梅长苏表面上帮自己,实际却是...

【苏誉】执念

<一>

萧景桓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了,所以他很诧异自己会出现在苏宅,从前他总是忧心而来,欢喜而去,结果不过是一颗棋子,伤心之地,何必久留,他不再多做停留,朝苏宅大门走去,离开苏宅后身体越发沉重,他踉踉跄跄地往前走,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
再次醒来,竟又回到了苏宅,他微微叹了口气,看来是离不开这苏宅了,没什么不适,他在苏宅闲逛起来,像是受了什么牵引,不由自主停在一个房间前,穿门而入,看到梅长苏披着狐裘,坐在炭火旁看书,脸色比之从前更加苍白,周身笼罩着似有似无的悲伤,自己想太多了吧,梅长苏现在荣宠盛极,有什么可悲伤的,萧景桓摇摇头,观察起梅长苏的房间来,他还是第一次来梅...

1 / 4

© wyqxz | Powered by LOFTER